天地之间铸丰碑——追记辽宁省辽中县信访局原局长潘作良

2013年10月01日 13时45分04秒 佳木斯机关工委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

5月9日18时,送走最后一位上访群众,辽宁省辽中县信访局长潘作良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工作。突然一阵眩晕,他突发脑溢血昏倒在岗位上,次日上午病逝,年仅43岁。

这一天,潘作良就任信访局长607天。

7月14日,我们来到辽中,追寻作良的足迹,听昔日上访群众噙泪回忆。一双双红肿的眼睛,使我们读懂了一个群众信赖的“好局长”与百姓真挚的情感,领悟了“民心如秤称百官”的朴素道理。

“群众就是我们的父母,不把群众的事办好,就是不孝之子”

一米八的个头,潘作良魁梧英俊,说话有几分硬气,眉宇间多有侠气。

潘作良的硬气与侠气都用在了给老百姓“撑腰”上。

“群众就是我们的父母,不把群众的事办好,就是不孝之子。”潘作良说。

满都户镇刘家村村民齐静,女儿到县城一家小医院做剖腹产手术,却被切除了子宫。

这样大的医疗事故,官司却许久没有打赢。

齐静愤懑,憋屈。

“一定给你个说法!”听完哭诉,潘作良愤怒了,“你回去吧,这个案子,我亲自抓。”说完,还从兜里掏出点钱,“在街上吃点东西。”

局长直接抓,阻力还是不小。潘作良亲手起草案宗,主持召开了6次协调会。他和卫生局领导向沈阳医学会专家求教鉴定方面的有关程序,有时在专家门外一等就是一天。

最终,案子被扳了过来,齐静的女儿得到17万元的赔付款。在潘作良协调下,她的女儿还申请了低保。

像齐静这样的上访群众,潘作良牵挂着成百上千。

“老百姓过得最不容易,没有难事不会求你,要把百姓的事儿当作天大的事儿。”这是潘作良经常挂在嘴边、说给局里同事听的一句话。

在辽中,几乎人人都知道潘局长的手机号码。他的手机成为上访群众的“热线”。

“如果时光能倒流,我再也不会半夜给潘局长打电话。”老上访户傅玉兰,打了10年官司,气儿总不顺,总想找人倾诉,“半夜三更心烦睡不着,就给潘局长打电话,有时一唠嗑就是个把小时,他从来没烦过。”

潘作良去世后,女儿查了父亲的通话记录:3月1201条;4月1444条,每天都在40条以上——这还不包括更频繁的座机。

607天,潘作良接待上访群众3848人次,下访500余次,办理疑难信访案件107件,平均每天接待6人以上。短短一年零8个月,辽中由全省的信访大县一跃成为辽宁省的稳定放心县。

“民之愁即党之忧,共产党的干部就是要为党分忧,为民解难”

“老百姓的心,共产党的根,信访干部就是要当好老百姓与政府间的铺路石,为党分忧,为民解难。”接访科科长于守海至今还记得老局长的这句话。

5月13日,天刚泛白,一夜未眠的白桂荣大娘就走出家门。她要到县城去看潘局长最后一眼。凌晨5点多钟赶到殡仪馆时,殡仪馆外早已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,足有上千人。

潘作良的遗体,在辽中县殡仪馆停放了3天,县里48名老知青守了他3天!是啊,他们怎么能舍得这个帮他们解决了上访6年都没有结果的“信访局长弟弟”呢?

由于各种原因,这些老知青至今仍然住在农村,没有土地,养老保险等待遇又迟迟得不到落实,生活十分困难。6年来,他们多次到县、市、省里上访,光北京就去了13次。

2006年9月,潘作良一上任,就下决心啃这块“硬骨头”。

“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,我会尽我所能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!” 潘作良掷地有声,感情真挚。

他亲自到沈阳市苏家屯、东陵、于洪等区实地调查,搞清楚办理知青劳保、医保的每一个环节;他向有关部门介绍其他城市解决知青问题的相关做法;他请劳动局、工商局等8个部门主要领导到信访局多次开协商会。

在调查研究期间,心急火燎的老知青们又去了北京上访。为接回老知青,他往返北京7次。天冷,舍不得住宾馆的他,把知青接进宾馆;渴了饿了,把水和面包逐个送到知青手里。

多方奔走协调16个月,今年1月13日,300多名老知青终于得到了每月650元的生活补贴。

老知青们把潘作良当成了“兄弟”。

“民心是杆秤,领导干部只要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,老百姓会永远记得他!”老知青刘玉兰说。

“干机关第一难,必须苦干实干”

信访工作是名副其实的“机关第一难”:没有耀眼的权力,只有沉甸甸的责任;信访对象,多为困难群众,多带怨气、闷气、憋气、不平之气;信访部门,则是上访者出气、解气,最后顺气的地方。

这样的环境,吵吵嚷嚷,正常;推推搡搡,不怪。

潘作良不光硬气,侠气,更有好脾气。对待上访者,像听亲人的诉求,往往能以和风细雨化解狂风暴雨。

“大风和太阳比威力。风说:‘我威力大,能把人的衣服吹掉。’一阵狂风,人反而把衣服裹得更紧。太阳无语,阳光暖暖,让人自然脱掉外衣。”同事张志,想起工作中的潘作良,就联想起这则寓言。

社会变革,日新月异,新案、疑案、难案层出不穷——仅靠一张笑脸、两袖清风、三番五次,远远不够。

“要有为民服务的真心,换位思考的同情心,高度负责的责任心,解决难题的决心,打持久战的恒心。”潘作良时常向部下传授法宝。

去世前一个月的4月7日,刘二堡镇100名养貂户对养殖小区补偿款数额有异议,傍晚堵了镇政府的门。刚从北京出差回来的潘作良直奔现场。愤怒的养殖户,即刻将潘作良团团围住。大声哭诉者有,指着鼻子骂者有,出手推搡者有,乱成一团。

“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。小门小户,投资这么大,还挣不到钱,搁我身上也不能平衡。”

一句话,让气氛缓和了下来。养殖户都想仔细瞅一眼这位“为自己说话”的局长。

“你们采取这种方式也不对。”听完大家的要求,潘作良话锋一转,“上访可以,但得依法、有序。至于补偿,要按有关规定,符合的,给你们争取!”见信访局长态度诚恳,晚11点,上访者逐渐散去,一场情绪激动的集体上访被化解。这个处于矛盾旋涡中的局长,又一次化危机为安宁。

论政策功底,法律知识,基层经验,处理矛盾,同事没有不佩服潘作良的。“有问题,到信访局!”这是潘作良对上访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为了这个承诺,潘作良除了出差,每天上午必在办公室接访。他给自己戴上“紧箍咒”:凡是群众上访的急事,自己能办的立即去办!一竿子插到底,杜绝“公文来公文去”;将信访局由“中转站”变成“终点站”。


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