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高铁司机中的NO.1:北京机务段动车组司机李东晓

2013年10月01日 13时24分52秒 佳木斯机关工委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“与风竞速,京津城际上,他全神贯注,创造了中国第一速;精学苦读,技能大赛中,他以扎实功底技压群雄;星光夺目,国庆大典上,他精神抖擞,把铁路人的风貌向祖国展出,他用速度与安全诠释着中国高铁发展的里程碑。”这是北京铁路局“十大领军人物”评选委员会授予北京机务段动车组司机李东晓的颁奖辞。

“精神抖擞、专心致志、一丝不苟、精益求精”,这是中央领导人在乘坐了李东晓开的高速动车组时给予的评价。为什么一个火车司机能够赢得这么高的赞誉?李东晓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火车司机?他又凭借着什么赢得了“中国第一开”的美誉?

2008年8月1号,作为奥运会的配套工程,我国第一条自主设计建设的高铁——京津城际高铁正式开通运营。动车司机李东晓,作为我国高铁司机第0001号驾驶证的持有者,值乘了首趟北京开往天津的CRH3型001号高速动车组。

李东晓:“这条高铁说起来往返于京津,但奥运会的时候全国人民都会乘坐体验的,那会儿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外国政要、运动员,多少世界友人也要来乘坐的,我就觉得作为高速动车组司机,压力很大、担子很重,不能出丝毫差错。”

心理素质过硬的李东晓那天既兴奋、又沉稳,他用完美的表现掀开了京津高铁运行的第一页,也掀开了中国高铁亮相世界的第一页。翻回到20年前,谁也不会相信李东晓能干出这么一番大事业?

1988年,不顾家人的反对,放弃了考大学的李东晓在天津机务段当上一名普通的火车司机。在周围人眼中,李东晓再怎么干不也就是个火车司机嘛!甭管它是北京系列、东风系列的内燃机车,还是韶山系列的电力机车,“脏、累、苦、差”就是司机师傅的写照。不仅如此,那时我国的火车一直跑不快,就是到了新世纪的神州号内燃动车组,最快时速也才160公里,一秒跑不出45米。开高速列车创世界速度只能是深埋在李东晓内心的一个梦。

李东晓:“那时心里也想开最快的火车。但不管有没有机会吧,总要先做好准备。工作后我总是第一批考取驾驶证的司机,1991年副司机,1994年考上司机,1996年当上司机长,2000年当指导司机,到2007年当高铁司机,都是最快的。”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机会终于来了。期待已久的CRH3型车将于2008年初下线,这次的动车组速度能到达350公里,一秒就跑出去约100米。

李东晓:“3月初,在唐山客车厂,第一次看到这个动车,流线的造型、时尚的设计,真是一见倾心,就像汽车司机师傅们看到奔驰车一样,甭提多兴奋。”

但这价格不菲的新车什么脾气秉性、怎么操纵,李东晓和同事们对此一无所知,此时距离8月1号开通也仅有4个多月的时间,他们必须抓紧把这辆新车开回北京去。

李东晓:“当时德国专家迈克斯就善意地提醒说:李,没有两三个月的学习,你们肯定开不走这车。那会不服气啊,总有种要捍卫国家荣誉的感觉,我说:你信吗?不出10天,我们把这车开到北京!”

他们还击掌打赌,看到底谁赢谁输!晚上,抱着厚达670多页的英文资料书,一行10人都傻了眼,这本天书怎么“啃”呢?大家一天当三天用,白天听专家讲课,晚上分头整理笔记,不懂就缠着技术人员问,再用自备电脑按着中英词语对照,一个个进行生词翻译。苦战七天七夜,这本英文说明书竟被翻版成了一本自己看得懂、记得住、好使唤的“土教材”。第九天一大早,这第一列CRH3型动车组竟上路回北京了。

李东晓:“后来有天我正好在北京南站,德国专家迈克斯突然跑到我身边,掏出10枚德国最高级别司机的徽章非要送给我们,他还竖起大拇指对我说:李,你赢了!”

对于司机出身的李东晓来说,高速与安全就是一对相伴相生的“孪生兄弟”。无论多快的速度,没有安全保障作前提,一切都是白搭!可在“白手起家”的京津高铁上,没有经验、也没有模式,要做到万无一失没有捷径可走,唯有更勤奋、更坚韧、更努力地学好掌握高铁专业知识,从而消除掉动车组运行中可能出现的任何故障。

李东晓:“那时候我们几乎天天“长”在动车组试验现场,经常连续24小时下不了车。京津间的这120公里,我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,穿坏了3双鞋,那夏天的衣服经常被汗完全浸湿了,抻着皮尺一尺一尺的量、一秒一秒的掐算,哪儿有起坡,哪儿的曲线是什么走向、多大半径,哪儿有道岔、信号,我都一清二楚。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熟悉。”

2008年6月24号,中国高铁时速运行历史上第一个光辉的日子,那天李东晓驾着CRH3型动车组创造了每小时394.3公里的中国第一速,从此神州大地上中国高铁司机一次次创造着新的历史速度。

作为中国高铁司机中的NO.1,面对“中国第一开”的荣誉称号,没有骄傲自满,李东晓仍然在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天的工作,践行着一名高铁司机应尽的本职。


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