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我心目中百姓的事最大”--常熟蒋巷村村党委书记常德盛

2013年10月01日 13时02分38秒 佳木斯机关工委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

社会上流行“有困难,找警察”,而在蒋巷村,老百姓则流行“有困难,找常书记”。

在蒋巷村采访的几天中,所有村民与记者谈得最多的就是,常书记帮了我家多少忙,帮了我家多大的忙,有的村民甚至说:“常书记对我们的关心和帮助,超过了亲生父母。 ”

老百姓有困难,第一个伸援手的,就是常书记”——蒋巷村村民韦扣英

“我是被医院判了‘死刑’的人,是常书记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。 ”村民沈明宝说。

2007年,沈明宝得了肺癌,医院说没治了。万分绝望之中,“常书记第一个到我家里来安慰我,我看到书记,眼泪刷地就下来了。我不怕死,我治过5次血吸虫病,以前那么苦,挑河填浜,不分白天黑夜跟着常书记干活,我都挺过来。只是现在日子好过了,开始享福了,身体却不行了,我的幸福日子还没过够啊。常书记说,你不要担心,也不要考虑钱,我帮你想办法。”常德盛马上联系上海二军医大,又借钱给他动手术。“出院回家那天,下大雪,常书记又上门来看我,送来了慰问金,还带来了鸽子,说开过刀吃这个最好。 ”常德盛让他每天逛逛美丽的蒋巷生态园,享受享受这里的好空气。“现在,开刀已经三年了,我身体还好好的。 ”

像沈明宝这样大病之中得到常德盛关怀的,在蒋巷有好几位,他们如今都活得很硬朗很开心。

韦扣英是从苏北兴化嫁到蒋巷的。 22年来,她说,“是在常书记的帮助下,从大风大浪中挺了过来”。

“1998年,我老公在上海工地上出事故死了,我感觉天塌下来了,我婆婆是个残疾人,公公又体弱,孩子才8岁,怎么办?找到常书记,他对我讲,只要我老常有一口饭吃,都不会落下你扣英的。 ”常书记帮她解了眼前的难,又帮她安排了工作。1999年6月的一个大雨天,韦扣英家的房子被雷击坏屋顶。韦扣英急得大哭,跑去找常德盛。常德盛说,你不要哭,我来帮你解决。那年,韦扣英的公公去世,韦扣英又哭着找到常德盛。常德盛还是安慰她,不要哭,我来帮你解决……

如今,韦扣英一家住进了村里统一造的小别墅,儿子也工作了。当人生中一道又一道坎被越过,当比黄连还要苦的日子变得比蜜还要甜,回想起当年一幕又一幕,她动情地自问:“为什么有困难的时候,我总是第一个想到常书记?因为老百姓有困难的时候,第一个伸援手的,就是常书记。 ”

今年67岁的常德盛总嫌时间不够用,还像以往一样起早摸黑冲在第一线。蒋阿毛说:“他在办公室永远坐不满一个小时,我们找他办事都是在田头找到他的。 ”老百姓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大家都知道他有老胃病,都劝他,书记啊,一家一户的事情,每天都有,每家都有,永远帮不完,你年纪这么大了,还是多留点时间休息休息,保重自己。常德盛说:“在我心中老百姓的事最大!村民们找我帮忙,肯定急得不得了,我一定要设身处地帮他们解决困难。 ”

常德盛热心帮助村民的故事,几天几夜也说不完,有人统计,光帮人做媒,常德盛就做了二十多对。记者在采访后常常感叹:“常书记真是和村民血肉相连,老百姓的事在他心中最大。 ”

 

“不看低穷人,不看低老人,不看低外来人,不看低犯了错误的人” ——蒋巷村村民蒋阿水

孙启华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养猪大户,年养殖能力达5000头。可要是把时钟倒拨二十年,孙启华却完全是另一副样子。

20多岁时,父母相继病亡,自己又不慎犯了错,从此孙启华自暴自弃,不想做事干活,一有钱就去喝酒,常常喝得酩酊大醉。但是,却有一双热情的眼睛一直关注着孙启华一家,常德盛不仅不嫌弃他,还想方设法帮他振作起来。

孙启华想养猪,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,常德盛就将村窑厂的砖借给他盖猪舍,帮他贷了3600元钱买苗猪。孙启华印象特别深的是几次猪肉行情突变,都靠常德盛预先提醒,不仅避免了亏本,还赚到了钱。 2002年一场暴雨,1400头猪淹在水里,孙启华急得团团转,常德盛带着村民来救援,最后连饭都没吃他一口。 2007年,孙启华正在迎战高考的女儿得了白血病,孙启华人在上海医院里愁对病情一筹莫展,心里还牵挂着栏里存的1000多头猪,“那时觉得天真的塌下来了。我打电话给常书记,书记说别急,你在上海定定心心照顾女儿,家里的事我来办。这话让我一下心定了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那个阶段,他每天两次去猪场帮我照应。我女儿在上海化疗期间,常书记还特地赶来看望,送钱来。医院里的人都问,这是你家什么人啊,这么热心?我说这是我们村书记,大家全都跷起了大拇指”。

孙启华家差点塌掉的天,就这样被常德盛撑起来了。“后来我女儿到北京成功移植了干细胞,总共花了100多万,现在身体蛮好,还准备报名参加成人高考。我从一无所有到养猪大户,改变命运和人生,全靠书记关心照顾,不然,哪里有100多万元帮女儿治病呢。 ”

令丁小二终身难忘的还是2004年3月27日。那一天,温家宝总理到他家。看着温总理与全家的合影,曾经的孤儿丁小二眼里闪烁着幸福的泪花。如今,丁小二是全村16个种粮大户之一。他说:“我26岁那年,还穷得没一个姑娘肯嫁给我。是常书记帮我介绍的对象。现在我住进了别墅,儿子也讨了媳妇。我可以说,今天的生活过得比城里人好,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。 ”“常书记从来不看低穷人,不看低老人,不看低外来人,不看低犯了错误的人,这就是他的人品。”蒋阿水说,“当年,我是村里最困难的一家。病跟穷还老是连在一起,我老婆开过三刀,我开过一刀,儿子攀不上媳妇。穷得这样让人躲也来不及的人家,常书记却从来不看低。我生病住院开刀没钱,村里贷款给我。我住在泥房子里,想翻平房,常书记叫我等一等,明年直接盖楼房,他来替我想法子,最后真的实现了,连建筑材料运到船上这样的小事,都是他帮忙安排的。没有常书记,我家根本翻不了身。 ”

十个手指伸出来,不会一般长,但只要是蒋巷村民,常德盛都会想方设法让人人都发光。他根据各人的情况,宜工则工,宜农则农,宜商则商,宜副则副,鼓励大家勤劳致富。常德盛先后召开过几十次座谈会,邀请村里的致富能手与少数存在着“等”、“靠”思想的村民面对面交流,带动大家共同致富,绝不让一个村民掉队。

老秘书唐渭清这样评价常德盛:这个人就是朴实,这是一个农民的本色,他对自己农民的身份、对农村的感情始终没有忘掉。

“不看低穷人,不看低老人,不看低外来人,不看低犯了错误的人”

 

“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,我宁可自己多吃苦、多吃亏”——蒋巷村党委书记常德盛

当“村官”40多年来,常德盛每天早上六点半之前赶到办公室,经常开着电灯干到天亮。他常说的一句话是:宁可自己吃苦、吃亏,也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。他动情地说:“就是累死,也要把蒋巷搞起来。 ”

1993年夏天,一场车祸使常德盛左眼受伤,牙齿错位。他在医院住了不到一个月,没有等到病情好转就急着回村里工作。按医嘱半年后受伤左眼需动手术,医生约了他几次都因工作忙而一再推迟。后来,医生干脆来到镇卫生院,利用晚上时间给他动了手术,可第二天他又在村里忙开了。

1994年7月的一天,他到常熟办事,回家觉得身体不适,一量体温39.5℃。第二天一早,他依然骑着自行车到村里工作,后因支撑不住到村医务室输液。可他躺在病床上,忽然想到海门有一笔业务要洽谈,便拔去针头赶赴海门。从海门回来已过深夜12点,司机直接将他送到村医务室继续输液。连续4天,他都是边输液边在病床上安排工作。

蒋巷村有个常盛工业园,如今年产值已经突破12亿元,“其实这就是村民们的幸福源”。用村民的话说,“常盛集团是常德盛一手带起来的”。但是,常德盛对财富却从不动心。随着村级经济的迅速发展,镇里给他核定的岗位报酬也不断上升,但他只拿一小部分;兼任集团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期间的报酬也分文没取;企业改制时应该持有的常盛集团股份,被他谢绝了,他坚持这份资产由全体蒋巷人共同拥有。

常德盛说:“这些钱我不能要,要了就会失去凝聚力、向心力、号召力。但是,我不是什么都不要。我要的是农民长期得到实惠,安居乐业;要的是乡亲们早日过上小康生活!要的是蒋巷人对一个老党员的理解和认同;要的是老百姓都说改革开放好、社会主义好、共产党好! ”

作为一个年集体经济收入超千万元的村党委书记,常德盛没有自己的专车,这始终让很多人不可思议。看他坐着金杯小面包车出去谈业务,甚至看他坐着手扶拖拉机出门开会,村民都从心底里敬佩。常德盛是村里最后一家盖楼房的,在搬到镇上去时,他又把楼房低价卖给了村里的一个困难户,他说,这户人家经济差,娶不起媳妇,要帮帮的。如今,这家已媳妇上门了,常德盛也笑得合不拢嘴。作为村党委书记,常德盛定下规矩,不是村里户口,不能分别墅,班子九个成员,四个不是本村人,个个执行。

现实生活中,有个“当官”的大哥,做事总归便当点。在蒋巷,这个“潜规则”行不通。常德盛说,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,要经受得住诱惑,不能算自己的吃亏便宜账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蒋巷的彩钢复合板生意越做越大,而常德茂的水产生意却连年滑坡,他想到了收购废旧金属材料。一天晚上,他壮着胆子去向哥哥常德盛请求帮忙。沉默良久,常德盛说:“我是村支书,是董事长,完全有权力满足你的要求。但是,我干的是集体的事,是全村百姓的事,我今天答应了你德茂,明天就会有第二个德茂,你要支持哥哥的工作。 ”

时隔多年,常德茂在一次征文中这样记述:“凡是村里有吃亏的事,我是逃不掉的,好事却从来没轮到。村民经常对我说,德茂,全村家家户户都沾了村里的光,得了村里的好处,唯独你们家没有。有时候,我确实有怨言,甚至是不解和困惑,因为在他心中,不知道还有没有我这个兄弟……看着村子一天天漂亮起来,我开始了解他了,因为他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哥。 ”


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