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尽生命写忠诚——追记四川万源市委原常委、组织部长李林森

2013年10月01日 12时55分12秒 佳木斯机关工委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

他是大巴山的儿子,红色热土的养育给了他质朴的赤子情怀;他是一名共产党员,始终心怀党恩,为党的事业燃尽生命之火;他是一名组工干部,公道正派、清正廉洁、无私奉献,至死坚守为党选好干部、夯实基础的神圣职责。

同事眼中,他是大音希声者,不坐而论道谈忠诚,而以实际行动干事创业;下属眼中,他是“拼命三郎”,就像是“影视剧里那样的楷模人物”;医生眼中,他是最“讨厌”的病号,听到工作的电话,他时常拔下针头就走;老百姓心中,他是亲切的李部长,他病重时,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……

他,就是四川达州万源市委原常委、组织部长李林森。

罹患肝癌晚期两年来,他始终隐瞒病情,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,同病魔抗争,始终坚守岗位,任务不减、标准不降、作风不变,直至燃尽生命。

他一腔热血,以始终如一的拼搏,为党的事业燃尽最后的生命之火

2011年5月5日,是68岁的老教师李德民刻骨铭心的一天。这天,他在《达州日报》上看到了他的儿子——时任万源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的李林森身患癌症的消息。

这则消息,老人反反复复读了多遍,仍不敢相信:儿子只是说做了一个胆管手术,怎么会是癌症?儿子为数不多回家的日子里,还经常熬夜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怎么会是重病之身?

时间倒回两年前。

2009年7月,万源市委“七一”表彰大会召开后,连续熬了4个夜晚的李林森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劳。7月2日,他开始腹泻不止,身体近乎虚脱。在万源治疗后一直不见好转,转院到成都治疗,诊断结果令人震惊:肝癌晚期!突如其来的打击,让李林森夫妻二人懵了。

是就此休息,还是继续坚守?面对死亡的逼近,沉默两天之后,李林森做出一个超乎寻常的抉择。

“人都是哭着来的。要死,也要笑着走吧。”李林森反而来安慰妻子,并嘱咐,“不要对外说病情,不能给组织添麻烦,不能让父母痛苦。”

他拿出家中仅有的积蓄,又向妻弟、妹妹借钱凑齐了首次手术费,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,来到北京301医院悄悄做了肝脏移植手术。住院不到2个月,李林森又回到了万源。他轻描淡写地说,自己只是做了一个“胆管结石手术”。

术后回到万源,李林森依然不改“拼命三郎”的本色,审签文件、组织会议、接访群众、下乡调研……只有中午或晚上,他才会拖着疲惫的身体,独自去医院打静脉留置针。只有妻子向琪知道,李林森在家的时间,都是躺在床上度过的,因为“他太累太累了”。即使这样,他还经常躺在床上打电话、谈工作,“星期天也没法睡个懒觉”。

“为什么我们没有怀疑他患的是癌症呢?因为2009年他回来以后还是那种工作状态,在办公室基本都是最后一个走。”后来,李林森的同事在回忆时,不约而同地发现,他们被李林森依旧如故的工作状态给“骗过”了。

 

有人说,李林森的病完全是累出来的。有人疑惑,生病后他为什么不休息,为什么不停下来?

他的妻子向琪给了答案:“他视工作为生命,不让他工作,就像要他的命!”组织工作无淡季,忙碌的工作节奏从没停歇。向琪觉得丈夫一直是“挺忙碌的一个人”,但是他“热爱工作,工作起来很快乐”。“李部长是把工作当最大的爱好。”曾任万源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的蒲智慧说。

工作就是他的燃点!对于一颗选择燃烧的心,让他停止发光发热,是比癌症更要命的事!

2010年7月17日,万源遭遇特大洪灾,40小时内的降雨量超过500毫米。时值周末,在达州住院的李林森心急如焚,尽管病已经很重了,但他毅然决定马上赶回万源。

洪水阻断了出城的公路,李林森就叫司机老王调转车头去赶火车,可是火车站里人山人海,道路中断已经滞留了上万名旅客。老王劝他回到城里的家中等消息,可他坚持就近找了一个小旅店,每待半个小时,他就去车站看看情况,在跑了5趟之后,脸色越来越差,虚汗直流。老王心痛得直跺脚,他才同意由老王去打探。

终于,第一列火车恢复通行了,乘客蜂拥而上,李林森提着一包文件、一包药,费劲地涌在人流中,艰难地挤上了返程的火车。看着李林森孱弱而匆匆的背影,老王的泪水模糊了双眼。

回到万源后,李林森担负了繁重的救灾后勤工作,负责组织募捐。一周时间内,原计划募捐20多万元,结果他竟然募捐了1000多万元,对于一个人口60万的贫困县来说,堪称奇迹!他还创新地提出“把抗洪抢险救灾作为创先争优最直接的实践”,成功总结推出了赵汝南等一批受到中央和四川省委表彰、在抗洪救灾最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优秀基层党员干部。

无情的大雨不知道,为这场抗险救灾的奔走,无异于一盆致命冷水泼向了李林森日渐微弱的生命之火。随着时间流逝,李林森的身体每况愈下,他渴望,自己在有限的时间内,能为党和人民再多做点事情。

他决定,与死神赛跑。

在医院治疗的日子里,李林森总是趁人不备,调快输液的速度,医生有次批评他说:“你干脆把它喝了算了!”每次病重刚住进医院,他就问医生“什么时候能出院”,他解释说,“我还有好多工作要做”。输液的时候接到工作的电话,他通常是拔了针头就走……

即便是重大的手术,也被他“精打细算”。2010年底,因肝上发现肿瘤,李林森要到北京做射频消融手术,手术日期被他选在了12月28日。他的如意算盘是:元旦放3天假,做完手术,4号就可以马上回万源上班。2011年1月3日,李林森悄悄离开医院坐火车赶赴达州。4日,李林森一下火车,就买了中午12点回万源的火车票。

2011年4月12日——距4月28日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前仅16天的时候,李林森实在不能坚持在办公室上班了,就把各股室负责人召集到他在万源的住处,研究组织工作与山区农村建设相结合的几个重要问题。

会从早上8点半一直开到下午1点半,李林森一直专心地听,不断地说,不停地咳嗽。咳出的血,他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捏住,不让同志们看到。中午时,因体力不支,他轻声告诉母亲:“妈妈,帮我削个梨子,我要补充点能量,实在撑不住了。”参会的干部如今回想起来,那5个多小时,对于李林森来说,是在挑战极限,是在透支生命!

4月20日,李林森病情加重住进医院,诊断发现:李林森不仅患有肝癌,还同时患上肺癌,同样都是晚期!

“对不起,我的身体每况愈下,实在难以坚守岗位,请求辞去组织部长职务。”当天中午,万源市委书记王成军收到李林森发来的短信。直到此时,与李林森朝夕相处的同事、亲朋好友才得知他隐瞒重病已经两年!

 

他公道正派,以重品行重实干的用人导向,为党的事业选贤任能

李林森常说自己是“洪水冲出来的干部”。他因在宣汉县五宝镇抗洪救灾中表现突出被提拔为副县长,于2006年2月被组织安排到万源市担任市委常委、副市长,同年11月,就任万源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。

万源位于大巴山腹心地带,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地区,红四方面军曾在这里浴血奋战。然而,这个典型的山区农业市,至今还是“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”。

刚一到任,李林森就响亮地提出:“小县要有大作为,穷县更需争一流”、“干部工作事关党和国家的兴衰,要严把干部选任关”。作为实干用人导向的受益者,李林森更是这一导向的忠诚实践者。他知道,作为组织部长,为党选才聚才是首要责任;公道正派,是组织工作的核心价值,是选人用人的关键所在。李林森鲜明地提出,干部选拔任用要坚持“四重”标准:重品行、重实干、重基层、重公认,并注重在完成重大任务、应对重大事件、推进重点工作中考察识别干部。

万源地域宽广,山高路险,乡镇村分布稀散,通村公路硬化率仅10%,下一次乡少则半小时,多则数小时。初春时节,冰雪未消,刚上任的李林森马不停蹄,仅用两个多月就跑遍万源市的52个乡镇和395个村(社区)。几年来,这些山路他不知走了多少遍。“哪儿的干部姓甚名谁,有什么长处,缺点是啥,他掌握得一清二楚。”万源市交通局机关党委书记朱晓峰说。

紫溪乡地处川陕渝交界处,每年10月开始大雪封山,直到次年4月才冰消雪融,是万源有名的高寒山乡。不通公路的时候,镇上连打电话都要到毗邻的陕西省镇巴县去打。来这里的很多干部都坚持不下来,想方设法调走。然而,王承兴先后在这里任乡长、乡党委书记,一干就是15年。

2010年,万源市委调整干部,李林森提名王承兴调任万源市森林公安分局局长。有人质疑:比他资格老、功劳大的党委书记都没安排这么好,王承兴凭啥?

一向温和的李林森少有地发了脾气:“在偏远山乡当7年乡长、8年党委书记,父母长期患病,娃娃没人照顾,却从没向组织喊苦喊累,没提过任何要求,你们谁能够做到?我们就是要鲜明重基层、重边远的用人导向!”

据万源市委报道组组长沈宏回忆,这在当时的万源是一个爆炸性新闻。由于紫溪乡几位前任党委书记都在四十七八岁退了下来,平日不善言语的王承兴自己也没有想到可以进城任职。上任不久后,李林森找他谈话,让他找到了答案。李林森对他说:“我们使用干部的起码原则是不让干实事的人吃亏,不让老实人吃亏,重用能干事的人。”

万源基层干部的心被照亮了。“原来调到边远山区乡镇工作,就相当于打入‘冷宫’了,看到我能进城,大家都说有奔头!”王承兴说。

李林森任组织部长以来,万源先后有18名优秀乡镇党委书记被提拔重用,11名长期坚守边远高寒山区乡镇的党委书记被交流回市级部门,一批人品正、干实事、真爬坡、敢破难的优秀干部被选拔到了各级领导岗位上。

李林森还格外注重科学全面地识别干部,探索实行“干部日常行为不良操行档案管理”,把对干部的考察向8小时以外延伸,将干部8小时之外的表现情况作为干部考核、交流、表彰、使用时的重要依据,解决了日常监督中“法规条例管不着、规章制度管不了、领导干部管不到”的问题。

人才引进也一直被李林森挂在心头。

地处山区,经济落后,让万源人才流失现象十分严重。在当时的万源,教师、公务员的岗位都招不满人。2007年底,李林森在翻阅《万源市干部花名册》时,更是看得眉头紧皱:全市30岁以下的科级领导干部仅3人,正科级领导干部几乎全是“60后”,班子严重老化,后继乏人。

“万源这个贫困老区,发展的希望在青年,干部的活力在青年。”李林森知道,扭转万源引才劣势,他这个组织部长责无旁贷。

经过精心筹备,2009年,李林森带队奔走于省内各大高校之间,摆展台、做讲演,向学生们抛“橄榄枝”,拉开了“千名大学生进万源”引才工程的大幕。据万源市委书记王成军回忆,原本计划3年招1000名大学生,结果第一年就报了800多名。当年,万源引进人才总数相当于过去8年的总和,研究生数量是以往的5倍。近年来,在实践锤炼中迅速成长的年轻人,已成为万源干部队伍的一支新锐。2007年以来分配到万源市的32名选调生,已有15人走上了科级实职领导干部岗位。

李林森常说:“选人用人是党委的最大形象,关系事业成败和群众是否真正满意。”今年的乡镇换届工作中,李林森在病重的情况下,对全市52个乡镇班子进行了全面的巡察。“形成的材料上千页,为换届打下良好的基础。”如今,想起这份沉甸甸的业绩,市委书记王成军一边是欣慰,一边是心痛。

 

他开拓创新,以锐意进取的火热激情,夯实党在基层的战斗堡垒

“农村最关键是基层组织,重中之重是基层干部。”曾在3个乡镇当过“一把手”的李林森很清楚基层干部的重要所在,“村支部书记选好了,可以造福一方百姓,如果选不好,会贻误一方的发展,甚至会影响到党的形象。是大事啊!”

2007年初春,适逢万源村党组织换届。李林森带队深入8个边远山村走访群众,了解群众对选任村干部的想法和期盼后,他提出了扩大村干部民主选任的“四评村官”思路,先后5次通宵达旦主持讨论方案。

终于,“四评村官”模式应运而生——通过“自我荐评”,用开放的方式识人选人,给每个想干事的人以机会;通过“群众相评”,让群众提出村干部标准,推荐自己满意人选;通过“组织考评”,对推荐人选进行测试,让群众深度了解人选的素质和能力;通过“公开竞评”,被推荐人选在村民大会上逐个亮相,发表“施政演讲”,让全体村民“赛场相马”,评判并挑选满意的村干部后备人选。

当年,通过“四评村官”模式,万源市52个乡镇的395个村(社区)党组织圆满完成换届,新当选的村党支部书记平均年龄36岁,比上届低了19岁;高中、中专以上文化的占83.5%,其中,大专以上文化的占41%。

去年11月,大学生村官潘毅通过“四评村官”当选为白沙镇往川坝村党支部书记,老村民王元业一度怀疑年轻的潘毅“当不当得下来”。

半年以来,潘毅积极兑现“公开竞评”时的承诺,硬化联户路9.8公里,新修7.3公里社道路和3座石拱桥,彻底解决了百姓出行难的问题,他还积极协调引入项目,帮助村民致富。

路修好了,村民买肥料、卖菜都方便许多,收入也随之不断增加。这些变化让王元业欣喜,对潘毅的态度,他也有了180度的大转弯:“以前我喊他潘毅,现在我喊他潘书记!”

“四评村官”有效解决了以往村级换届中的贿选、拉票和家族、宗派势力介入等问题,这项举措被中组部在全国推广。

村官选好了,李林森还时刻牵挂着他们的成长。

2010年冬天,万源市委准备举行全市农村党支部书记培训会。李林森觉得村支书进城培训一次很不容易,“村支部书记是我们党重要的细胞,就是靠他们与百姓接触打交道。”尽管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,但他坚持来给村支书们授课。

8点半上课,李林森8点钟就早早赶到会议室,与到达的学员逐一交流,了解他们的需求和建议。上课后,李林森讲了近3个小时,入脑入心的讲解赢得了11次掌声。讲完后,万源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张德涛发现,从课堂上下来的李林森脸色发白,还用纸巾包住咳出的血悄悄扔掉,在休息室待了半个小时才恢复过来。后来,张德涛才知道,李林森那时不仅重病在身,而且为了提高自己的精气神,专门吃了平时三倍药量的激素药!

“他是拿生命在搏击啊!这堂课对村支书的作用是巨大的,但对李部长生命的消耗却是无情的!”至今想来,张德涛难过不已。

生命会燃尽,精神的火种却不会被熄灭。李林森在万源的辛勤开拓和耕耘,让党建之火在革命老区愈烧愈旺——

他为基层党组织夯实物质基础,分期分批投资近2200万元,建成高标准村级活动场所366个,基本实现了村村覆盖;

他创新基层党组织设置和运行模式,采取村企联建、强弱带建、行业统建等方式,先后建立立川食品公司和染房村联合党支部等一批基层党组织,增强了基层党组织引领、服务、促进发展的功能;

他在社区党建领域创新开展以“群众代表公议、党员干部评议、驻区单位参议、社区之间互议、乡镇党委审议”为主要内容的“五议”社区班子活动。活动开展以来,社区治安案件同比下降68%,满意度由72%提升到96%;

……

“他有使不完的劲,想不完的点子,就像一个火车头,不管天晴落雨,不论天黑天亮,一趟一趟地拉着我们,不断把万源组织工作带进了一个个崭新的天地。”万源市委组织部副部长、人社局局长孙德继感叹。

 

 他满怀深情,宽严并济,赢得干部群众真心拥戴

心底无私天地宽。这是李林森常教育组工干部的一句话。岁月流淌之间,他用人生的点滴,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
对待工作,李林森是那样严苛。万源的组工干部至今无法忘怀,他追求卓越、忘我奉献的品格。

在常人眼里看来已经足够交差的材料,到了李林森那里,“经常要改上十几遍”。万源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万小荣说:“每个材料、每一个标题、每一句话、每一个词语、每一个标点,李部长都认真推敲。”

一次部内会议,两名迟到不到2分钟的干部遭到了李林森的严厉批评:“组织部是做干部工作的部门,组工干部是做干部工作的干部,开会都迟到,其他干部的作风如何带动!”

“如果没有他的严格要求,没有他的真诚关怀,我们哪能有今天的成长和进步?”万小荣说,他们打心底里敬爱这位好领导、好兄长。

在5年来的组织工作中,李林森始终坚持带头讲党性、重品行、作表率,严格要求组工干部,打造党委满意、人民满意的“模范部门”和“过硬队伍”。3年来,万源市在全国、全省组织工作满意度调查中,各项指标始终位居第一方阵。

对待干部和群众,李林森总是春风满面。说话带笑,亲切和蔼,是李林森定格在人们心中的形象。

“李林森总是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,把别人始终装在心里。”作为李林森多年的好友,达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学军告诉记者。

他是那样赤诚为民。2004年9月5日,宣汉县五宝镇遭遇百年不遇的洪灾,时任五宝镇党委书记的李林森连夜带领干部群众冒着生命危险转移2万灾民。各家各户都被水淹了,不断有老百姓来找李林森,要他给解决困难。即使再累,有人找他,他都是百问不厌,轻言细语给老百姓解释。“他这个人啊,做群众工作,你就是一块毛铁也要被他融化。”一名干部说。

他是那样饱含深情。他经常说:“看到那些困难的群众,我就想起自己老家的父母,这些乡亲也是我的亲爹娘呀!”去万源市蜂桶乡让水坝村调研时,得知村民杨久荣唯一的儿子在车祸中去世,他难过地与杨久荣抱头痛哭。

他是那样细致入微。一次集体加班时,当时的组织部办公室主任蒲智慧先后接了李林森三个电话。第一个电话让她给加班的同志们安排盒饭。一分钟后,第二个电话响起:“给每个人加一袋牛奶。”一分钟后,电话再响起:“小荣副部长不喝牛奶,你给他买瓶鲜橙多。”万小荣回忆,那顿饭自己是哽咽着吃下去的。

即使到了生命最后时刻,他还是想着别人。住院时,当家人把西瓜送到他嘴边时,他微微抬起骨瘦如柴的手指指医生,请医生先吃,又指指病房的人,叫陪护的人员先吃,然后他才肯吃。

爱人者,人恒爱之。

2006年3月6日,是李林森离开五宝镇去万源上任的日子。李林森本想悄悄地离开,结果消息却不胫而走,街上的居民和附近的群众获悉之后,自发地赶到场镇、赶到街道,为他送行。那天,老百姓都哭了,舍不得他走。李林森不断地下车和老百姓握手、告别。两三公里长的街道,李林森走了一个多小时。

2011年4月底,当李林森病重的消息公开之后,蒲智慧发现,很多认识李林森的人,QQ签名都换成了:祈福好人一生平安。李林森住的重庆大坪医院A区8楼,更是人潮涌动。宣汉县五宝镇梨耳村61岁的原党支部书记向守献带着几个村民,中途换乘10多次车,行程300多公里,来到李林森的床前。向守献不顾医护人员的劝阻,在病房久久不愿离开。他抓住李林森骨瘦如柴的手,不停地嘱咐:“书记呀,咱们五宝的鸡蛋养人呐,你要多吃几个。”

 

他淡泊名利,以永葆清廉的本色,让手中的权力一尘不染

有的人认为,组织部长很风光,更不会差钱。而李林森却始终坚守清廉的底线,与家人一道,共同承担起生活的沉重。

肝移植手术是拿出全部积蓄后又借钱做的,达州面积不大的二手房是卖了老家房子后借钱买的;曾是四川省百佳校长的父亲,退休后一直在胡家镇凤凰双语学校任教补贴家用;李林森在万源的住所中,除了一台旧彩电,几乎没有像样的家具,屋里随处可见的摆设就是各种书籍,办公桌的抽屉里,几袋饼干就是他工作劳累时用来充饥的食物。

李林森大妹妹一直在宣汉县汽车站做临时合同工。一次,她找到李林森,问哥哥能不能给自己“安排”一个正式的工作。李林森对她说:“你虽然是个合同工,但是已经是在县城工作,比起很多还在农村的人来说,条件已经好得多。”

李林森何尝不想妹妹能有个更稳定的工作,生活得更好一些?但是,如果这需要动用手中的权力来达成,李林森坚决不干!就这样,妹妹至今还在做着这份工作。

就像大巴山清澈的山泉,李林森手中的权力,一尘不染。

一位在偏远山区乡干了5年的党委副书记,业绩很突出,多次荣获万源市优秀党务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,但因长期顾不上家,妻子一直闹,孩子中考也不理想。2009年,得知万源要动干部,他觉得机会来了,借向李林森汇报工作之名送钱物,希望“照顾”。

“歪门邪道你少来!”李林森严词拒绝,严厉批评:“只要你干出实实在在的业绩,群众信任你,组织会考虑的!”

这位干部不甘心,心想,哪有不收钱能办事的?2010年春节前夕,他又跑到李林森家“拜年”,结果,连门也没进去。

其实,李林森对这位干部的能力十分清楚,知人善任,在实践中培养锻炼干部是李林森一直的主张。就在这位干部感到前途渺茫时,他被任命为另一乡的乡长。他吃惊、震惊。在新的岗位上,他工作出色,所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当年底比上年净增789元。他感慨万分:“遇到了好领导,给了我做人做事做官的榜样!懂得了,一个干部只要心正,踏踏实实干,就会得到组织认可,受到群众尊重!”

2011年2月的一天晚上,时任堰塘乡党委书记的徐世和得知李林森在家养病前往探望,“看到眼前日渐消瘦的他,我真心痛。”离开时,徐世和噙着眼泪,悄悄塞给李林森的妈妈1000块钱,托其帮忙给自己的老领导买些合适的营养品。

“快收回去!你能来看我,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李林森看见后,急得从沙发上站起来,脸涨得通红。见状,徐世和只好作罢。

权为民用,甘守贫寒。关于李林森,这样的记忆还有很多:

万源市委书记王成军说:“李林森总是能把分管的、不分管的、临时交给他的所有工作都做得很好,从来没有向组织提出过任何困难和要求。”

妻子向琪说:“他经常在下乡的时候拿出身上的钱接济老百姓,回到家口袋常常是空的,没有多少钱拿回来。”

宣汉县五宝镇干部杜吉田说:“李林森在五宝镇,走的时候和来的时候一样,就是一个布包装衣服,一个纸箱装被子,其他啥都没有。”

达州和万源的媒体记者说:“李部长下乡都是轻车简从,从不宣传自己,很少带记者,现在想找一些他的影像资料都很少很少。”

……

2011年7月31日,听妻子念完达州市两会新闻后,李林森永远地闭上了双眼……

他走了,生命定格在了42岁。

他走了,带着未兑现的约定。他曾跟家人和驾驶员说,有时间的话带他们去海南看海;他喜欢德德玛的歌,最常听的是《我和草原有个约定》……终究,他为事业倾尽所有,却还没来得及带家人旅游一次。这个约定,留给下辈子。

他走了,身后的巴山儿女洒泪为他送行。鲜花似海,挽幛如云,小城里的人无不扼腕叹息,痛哭流涕……

斯人已去,风骨长存。他用生命书写的忠诚,为共产党人、组工干部留下了不朽的精神!这精神火焰,将在更多党员干部的心灵永远燃烧!

安息!林森!


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