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孟超 不能只当“开刀匠”

2013年10月01日 12时11分25秒 佳木斯机关工委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

白皙的手背上,血管凸起,因为长年持手术刀,右手食指第一节关节已经变形。然而,正是这双并不完美却有力的89岁的手,一次次与可怕的肿瘤过招,挽救了成千上万肝癌患者的生命。对于病人来说,握住他的手就有活下去的希望。他,就是吴孟超,一位有着55年党龄的军人,一位不老的肝癌斗士。

与肿瘤战斗的老人

“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,就是年龄大了一些。”吴孟超自我调侃地说。他从不讳言自己老,但谁都知道他一点也不老。现在只要没有外事活动,吴孟超每周出一次门诊,每天可以做一到三台的手术,甚至还可以坚持七八个小时的手术。

所有见过吴孟超最近手术直播的人,都惊诧于这把柳叶刀为何依旧如此“稳、准、快”。有人说他是“特殊材料做成的”。对此,他自己也没有答案。他为自己人生设计的最好归宿就是倒在手术台上。

从医68年来,吴孟超累计做过14000多台手术,保持着年均200台的手术量。今年5月,一位21岁的大学生右肝长了腺瘤,一家医院准备给他做肝移植,由于负担不起高昂的费用,他辗转找到吴孟超。吴老诊断只需做切除手术,最后只花了3万元。一个女孩中肝长了肿瘤,腹部严重凸起,被多家医院判了死刑,却在他的手术刀下成功获救。医院里经常有病人和家属给吴老下跪致谢,他诚惶诚恐,不停地对他们说:“我是医生,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
海内外华人心中的神医

5岁离开家乡下南洋,“1940年初中毕业后,看到国家被日本侵略,便决定回国抗战,报效祖国。”18岁从马来西亚归国后,吴孟超走上了从医之路,在国内安家立业。但他对海外华侨华人始终有着深厚的感情。他所在的上海东方肝胆医院专门有一个楼是为华侨华人看病的。在许多海外华人,特别是东南亚华人心中,吴孟超代表着一个神话,人们都说“看肝病,到中国找吴孟超”。

前不久,一位70多岁的澳大利亚华人得了肝癌,在悉尼治不好,跑到新加坡也治不好,最后经人介绍到吴老这儿做了手术,术后情况良好。改革开放后,吴孟超和他的团队救治来自日本、加拿大、美国、菲律宾、印度尼西亚的病人数千名。吴孟超常说:“我为他们排除痛苦,他们的心就向着祖国。”

30年后摘除肝癌大国的帽子

有人说“再过30年也不见得会出现第二个吴孟超”,这绝对不是溢美之词。奠基了中国的肝胆外科,创造多项肝胆外科手术纪录,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、军队医学科技重大成果特别贡献奖等无数荣誉的吴孟超说,自己还有两个愿望没有实现。

第一是提高肝癌的研究水平。“我们的临床水平是世界一流的,但研究水平还没有那么突出。不提高基础研究,就不能彻底解决肝癌这个世界难题。”他常跟年轻医生说,不能只当一个“开刀匠”,还要当一个“科学家”,要多学习、多研究。几年前,他联合几位院士给国家打报告申请建立国家肝癌科学研究中心,目前正在建设之中。

第二个愿望是“用30年的时间,把中国肝癌大国的帽子扔到太平洋去”。因为基因的关系,中国是肝癌高发区,全世界每年约有60万人新发肝癌,中国患者就占了其中的55%。吴孟超认为,要解决肝癌的难题,必须做好三项工作:预防、早诊断、早治疗。“争取用5到10年时间,把我国的肝癌发病率再降低15%,治愈率再提高15%;争取用30年,摘掉中国肝癌大国的帽子。这也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”,吴孟超说,“30年后,我会在天上看的。”


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
相关阅读